死了。
 

嗯……

2017-04-11 6 /
标签: 叶皓
 

谈一点常识性错误。(随改随删)

码着先

214782:

……就是闲的。


1、除非写架空,否则明朝前请尽量不要出现紫檀家具之类的陈设。硬木家具于隆万后有,明朝之前是没有紫檀黄杨黄花梨等细木家具的,因为,鲁门神器──刨子,没有出现。


2、明朝之前不泡茶,泡茶是对宋朝点茶的传统革新。
另外,古代中国人不喝红茶。红茶的历史只有四百年,且只供外销,中国人自己不喝,鸦片战争与中国红茶垄断出口有直接关系。
唐茶有考,口感大概接近云南青毛茶。且唐茶是真正的吃茶,茶叶研磨入水加佐料,姜桂椒啊啥的。
宋代茶式基本可以参照如今的日本茶道,不多谈。


3、金骏眉是很贵没错,但是金骏眉这种茶型才面世十年,是建国以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6

爬一下

---

唐昊在外面浪了一圈,又没朋友可找,不禁有些无聊。现在回去肯定不现实,本来他就是为了躲王杰希才出来的,现在折回去,他还没那么怂。

唐昊回忆了一下以前的生活,这个时候他难道不应该躺在床上睡好觉吗?

万恶的资本主义!万恶的王杰希!

唐昊愤慨了一会儿,百无聊赖地逛着,瞥见一家酒吧,正想进去,想了想自己的钱包,咬咬牙又走了。

王杰希跟叶修聊得正欢,接到唐昊来的电话。

“你俩什么时候聊完啊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想睡觉。”

唐昊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传出,被机器渲染出了另一种慵懒。

王杰希的声音不自觉地放柔和,道:“那你回来吧。”

“你们不是要……”

“我给你另开一间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5

五章一卡

我怎么又开始跑剧情了,日

---

唐昊其实说完就发现这话不对味儿了,张张嘴想解释什么,又不知道能解释什么,只好垂下脑袋看脚尖。

王杰希眯着眼睛好好欣赏了他别扭的样子一番,打趣道:“我说你没大没小,关人姑娘什么事?你这话挺冲啊。”

“对不起王总。”唐昊本来觉得跟王杰希相处这么久,自己的忍耐力一定是有了质的飞跃,谁成想道歉刚出口就有种不受克制的烦闷从胸腔涌动开来,一波一波散出。

王杰希一怔,有意温声道:“不高兴?”

唐昊皱眉,心想这个问题越界了吧,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,迟迟才小声说了句“没有”。

王杰希实在很懂察言观色,不再开玩笑了,只慢慢往前走。

唐昊心知这一段算是揭...

 

[乐叶]不知悉16

大家好我又爬回来了……

---

仿佛就是在一瞬间,脑子里有什么东西被引燃,火苗嗞嗞地顺着线往上爬。

张佳乐终于明白一直压着自己的是什么了。

他勉强笑笑,一个字一个字扣键盘:“你cos叶修还挺像的!”

“呵呵,你也不赖啊。”对方没指名道姓,但张佳乐不费心思就懂了。

乱缭花百下意识地抬头,如果他没记错,那时候叶修应该是绕路到二楼,直接往下开火的。

可现在……

正恍惚间,对方的血量又是一跳:51%。

“我操!”张佳乐没忍住爆了粗,张新杰也轻轻地倒吸一口气。

自动手枪对空,停顿片刻,张佳乐把枪口对准天花板,手心隐隐有汗。他想试一试。

张新杰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,不置一词。

几乎是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4

躺平

我爱王昊,王昊使我快乐。

我圈太热了

---


“王总,经理那边说手续都办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

唐昊给王杰希微信留了言,把手机放在一边,揉了揉眼睛。

王杰希说要锻炼他,那可真没一星半点儿虚的,每天一份一份的案例甩下来,唐昊又是个要强的个性,在哪儿也不能在王杰希眼皮底下掉面子。认真劲儿一上来,可把边上的同事给吓着了,不敢给他压任务了:往小了说这位新来的是真忙,没好意思;往大了说王总器重这位,以后指不定是什么位置呢,没法儿得罪。

这几天他可算是忙个透顶,上班忙,下班了也忙。王杰希自从加上他微信,就大有受友人委托不得不竭尽全力栽培他的架势,各种语音不停地发。偏偏讲的都还是公事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3

容我看一下原著…我流眼儿式欧欧西没救了…

---

一直到中午,唐昊的屁股就没离开过椅子。他是新来的,大家或多或少都会不自觉压一些任务在他身上,只要不过分他都能理解,对此还感到些许轻松。至于某人所说的“到我办公室来”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。

当他傻吗。

他的资格还够不上坐真正意义上的办公室,大厅里空调再怎么吹,忙了一上午,总归是炎热的。陆陆续续有人离开,椅脚划过瓷砖发出刺耳的声音,在安静的大厅里显得突兀。再过了会儿,嘈杂的声音响起,唐昊抹了把汗,对了对人事部负责人给他的时间表,离晨间下班仍有3分钟。

摇了摇头,长出一口气,唐昊把手头的这份资料改完放在一边,犹豫地看着拥挤的人流,决定晚点再去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2

这个梗是七天乐的主页君提供哒,但是lo主找不到在哪儿了( ̄△ ̄;)

---

入职难以想象的顺利,最高上司当下拍板留住他,当天就有人给他安排好了住房、办公室、个人登记等等一系列零零碎碎的事务。顺利得让唐昊现在还回不过神来。

“小唐,一起走吗?”

唐昊歪了歪头,反应过来这是住他隔壁的同事,也是一个无房无车赤条条的单身汉,不,是一个怀抱梦想、来大都市打拼的有为青年!想到这里,英雄惺惺相惜之情油然而生,唐昊正要点头,却又转念一想自己还得去原来的房东那儿退租再把行李整理出来,于是无不遗憾道:“今天我下班还有事儿,要不明天吧。”

“也行啊。”对方点点头表示理解,手插口袋走了。

因为是第一天,没...

 

[王昊]入门之前1

唐昊推着辆小破车顺着胡同走,嘴里吹着不成调儿的口哨。

“大爷,xx大厦往哪儿走啊?”

大爷懒洋洋地抬起头来,冲一个方向扬了扬下巴。

“谢您嘞。”

唐昊跨上车,飞也似的走了,挂起一阵风。

唐昊不是本地人,可从小就爱学京城人讲话的调调,学起来又不三不四的,饱受同乡嘲笑。

说到他这个同乡,其实挺了不得的。名字叫张佳乐,在他们老家名声挺大的,唐昊小时候光听到人们吹嘘这个张佳乐怎么怎么啦了不起,凭自己努力啊在B市干出一份事业,又怎么怎么的。唐昊小时候也打心眼儿里崇拜这个“邻居家的孩子”,等他真正接触到这个人,什么幻想都破灭了。不就是个整天捯饬自己的死给吗。

——偏偏生活事业两手风光,叫人见...

1/7
1
 
2
 
3
 
4
 
5
 
© 局外人|Powered by LOFTER